居萌萌🐾

遇朱一龙,幸甚

什么,地星出现面型洪水了?

等人等的很生气很无奈的一时脑洞,全文沙雕,ooc严重!

面面今天又翻开了他的小本叽:

第三百六十五万天,葛格依旧没来接面面,

呵,面面早就不管那个被一根棒棒糖就能拐走的不靠谱的葛格了,面面还没有一颗棒棒糖重要!面面气气!还有!你这个大破柱只!为什么面面一掉进来就缩水啦!这肉呼呼白嫩嫩像个小面团子一样,面面要怎么出去搞事情呀!嘿嘿,不过本尊还是成功了,那个叫小九九的银,每次回来都给面面带好多好吃哒,还会报告给葛格捣乱的情况,葛格今天又被一群女学生围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堂堂黑袍使大银,亏他还有个大刀,哈哈哈哈哈哈哈,唔,面面手酸,不写啦!面面要去吃小九九给面面带的肉肉,吃饱了才有力气搞事情!小九九说本尊圆了,怎么可能!本尊是不会胖滴!哼╯^╰



沈面面!你在吃胖点,你还怎么从洞里钻出来!劈!我倒是想劈!我一刀下去,你连渣都剩不下来你知道不,艾玛,气死我了!

哼╯^╰,面面不管,面面饿,面面还小!面面要吃吃吃!咦?面面藏的小零食捏?面面的小九九怎么不来了捏?啊啊啊,臭葛格,面面要记小本本,面面委屈,面面要哭!

大人,不好了!地星发洪水啦,天柱被淹了!

沈面面!

面面哇哇大哭中

规矩就是规矩

一时脑洞一时爽,一发完,私设众多,随心写文。不妥立删。

“面面,我做了草莓小蛋糕,你尝尝看”沈巍坐在床边,露出最温柔深情的笑容。

“谢,谢谢大人”苍白枯瘦的手颤抖的接过蛋糕,机械性的向口中塞着。

  “面面,若是不喜欢,你不用勉强自己”沈巍的声音苦涩。

    沈面毫无反应,“面面乖啊,不吃了啊,面面乖乖睡觉,哥哥明早再来看你”沈巍柔声哄着,强忍苦楚。却在走出房间的一瞬崩溃了“我错了,错了”沈巍无力的蹲下,他用尽了各种方法,可再也找不回原来的面面了。

        大战之后,时为两星罪人的夜尊被带回了特调处,由斩魂使沈巍和镇魂令主赵云澜一同处置。功德笔细数前尘,夜尊的过去终于被众人所知。原来这样狂傲狠辣的鬼王,也有那般凄惨的经历。目光不由的聚拢到沈巍身上,“虽情有可原,然其罪难逃。剥夺异能,处镇魂鞭三百,后由本使亲自监管”弟弟,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曾经如此,但哥哥必须得给那些无辜枉死之人一个交代,你放心,之后哥哥就接你回家,哥哥会对你很好很好。

        “不!求求你,留下我的异能。求求你!”夜尊终于反应过来,他失去了异能,就真的一无所有了。“规矩就是规矩,容不得你!”沈巍挥手,黑能量将夜尊包裹起来,任凭夜尊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夜尊绝望的感受到,他最后能保护自己的东西也没了,他没了哥哥,也没有朋友,现在,连不被欺负的权利也被拿走了,他还有什么呢?他想起那时,他偷偷溜上海星,就想着见哥哥一面,可是,他看到了什么!他的哥哥啊,他放在心里心心念念的光,和赵云澜在一起是那么温柔缱绻,岁月静好。他为赵云澜洗手做羹汤,取心头血为药引,甚至抛下了王的尊严下跪求药。他的哥哥对那个人真好,他想,哥哥能对一个外人都那么好,为什么不能对他也好一点点呢。他求得不多,只要哥哥为他做一顿饭就好啦,他很容易满足的,他一万年都没好好吃饭了,这个要求一点都不过分吧。他都想好了,哥哥说他错了,他就乖乖的认错受罚。然后把那些人都送回来,给哥哥一个惊喜,哥哥一高兴一定会满足自己这个小小的愿望的。到时候,他就躲得远远的,再也不打扰他和赵云澜了。可是,现实还是狠狠的告诉他,别做白日梦了,他不是你的哥哥沈嵬了,他是赵云澜的沈巍,是千万人敬仰的公正严明的半圣斩魂使大人,他该醒了。

         夜尊蜷缩在特调处牢房的角落里,被夺了异能后,他要被带去地星行鞭刑,行刑人斩魂使。夜尊笑了,满面泪水,不过算算时间,烛九也该把他们送回来了。是啊,那些所谓已经死了的人,他没杀,他是哥哥最为乖巧的弟弟,失散之前,一直被护在身后。失散之后,即便见惯了肮脏之事,也从未忘记哥哥说的话,不能随意伤无辜之人。除了贼酋,他从来没杀过任何人。他只是让他们陪他演一场戏,这场戏瞒过了圣器也瞒过了沈巍。他也算是自作自受了,他只是生气想给哥哥添点乱子,从来没想过沈巍连细想都不曾就轻而易举的给他定了罪,罢了罢了 ,不想了,哥哥不在了,自己也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了呢。夜尊眉眼弯弯,哥哥要等着面面,受完了刑,面面就去见你,你答应过面面的,带面面走遍大好河山,可不能说话不算话。

       地星,天柱,夜尊被层层锁链束缚在天柱之上,沈巍拿着镇魂鞭,毫不留情的抽在夜尊身上,一鞭鞭深可见骨。失去了异能的夜尊恢复成了万年前的病弱之驱,那还受得住,不过几十鞭,便已心血翻涌。哥哥,面面要来见你啦,夜尊闭上了双眼。

“沈巍,停下来!你快住手!功德笔出错了,夜尊他”

“啪”沈巍楞楞的转过身,鞭子落在地上“你说什么”

     今早,赵云澜照常上班,却遇见了正卖水果的王向阳夫妇,打完招呼才反应过来,他们不是死了吗!问完之后,赵云澜才明白 夜尊这小子准是熊孩子脾气犯了。马不停蹄去了特调处拿了圣器,就去了地星。没想到为时已晚,夜尊整一个血人挂在柱子上。

    赵云澜说完,沈巍就直奔弟弟而去,小心翼翼的解下夜尊,轻轻揽在怀里,不要命的输黑能量,“面面,面面,哥哥错了,是哥哥不好,你醒过来好不好,你醒了你干什么都行,你不是想吃哥哥做的饭吗,只要你醒过来,哥哥天天给你做,你想吃什么做什么好不好,哥哥不该不信你的,哥哥怎么能忘了面面一直最乖最听话了,不会伤人的,是哥哥不好,都是哥哥的错,你醒过来,醒过来”同为鬼族,心头血的治愈效果更好,可是,沈巍的心头血早就给了赵云澜,他拿什么来救弟弟呢?那一天,所有人都看见,斩魂使疯了,抱着弟弟喃喃自语,又哭又笑。

       再后来,沈巍用长生晷和夜尊建立了生命联系,将昆仑神筋强行抽出炼化,佐以自己的两魂三魄,才救回夜尊。夜尊在冰床之上沉睡了五年,醒来之后,脑中只剩下了哥哥死了,和沈巍伤他时的记忆。看到沈巍时,又惊又惧,跪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从夜尊醒来起,沈巍日日在悔不当初中度过。吃饭时,好不容易让夜尊坐在桌旁,他也只是发抖。答应吃了,也只是颤颤巍巍的拿起碗筷,小口小口的硬塞,不时看两眼沈巍,生怕他生气。还要说一句“多谢大人”。想带他出去好好转转,夜尊便缩在角落里,怯懦的说着自己是罪人,大人已经对自己很好了,不能在坏了规矩这种话。睡觉时,夜尊只肯睡一个小角落,生怕自己占了位置被罚,早上又是早早的起来 。

   “规矩就是规矩,不能破的”夜尊总是念着,他只是个罪人,没有哥哥了,他就要听话,他好怕那个人的刀和鞭子,落到身上可疼可疼了,他怕疼的,虽然他总是对他笑的很温柔,对自己很好,但他知道,只要他犯错了,就会被打的。

     “面面,你是我唯一的弟弟更是我至死不渝放在心尖上的爱人,你不需要这样,你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要,不要在折磨我了好不好”沈巍死死抱着夜尊,眼眶艳红。

         夜尊只是呆呆的,无动于衷。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沈巍抱着夜尊,无声哭泣。他没办法了,真的没办法了。他说了无数遍再也不会伤他,无数遍他爱他,无数遍他就是哥哥,可夜尊不信,离他远远的,一见他就缩在墙角里发抖,连夜半安眠也是瑟缩蜷起。他做遍了所有的菜,甜品,各种小孩子喜欢的食物,可无论如何,夜尊不是不吃,就是机械性硬塞。夜尊的身子瘦弱,没有了异能更加容易受伤。有时不舒服或是跌了碰了,夜尊就自己默默忍着,怕给沈巍添麻烦  像以前一样挨打。无法,沈巍只能时时陪在身边。他和他的弟弟就像陌生人一样,他再也没见过弟弟肆无忌惮的笑,毫不顾忌的撒娇发脾气,所有的鲜活在夜尊身上都已失去。他在弟弟的眼睛里早已找不到刻骨铭心的爱与恨。那个满心满眼是他,全心全意爱他的弟弟终是在他冷漠的言语和一次次举起的斩魂刀下死了。现在,他就只有这个惧怕他,不爱他 也不信他的弟弟了。这时时刻刻以罪人自居,谨守规矩的弟弟了。

       沈巍抱着夜尊,埋在他的颈中“没关系 时间还长,面面和哥哥永远不分开好不好”

       余下一生,沈巍都将守着他心爱的人,他犯下的错,就让他一点点疼回来。只要弟弟还在他身边就好。

     “老板,你都恢复了,也看到了,你为何”“烛九,我本一心求死,阴差阳错的活过来本就是这个世界和我开的玩笑。我累了,我追逐万年,那么多苦才换来的这丁点甜,我不要了。过去了就过去了,再来弥补,又有什么用呢。”夜尊看着星空,这还是你教会我的,沈巍。我已经无法再爱你了,就连待在你身边看着你我都办不到了,我心伤的太重,好不了了。不过还是谢谢你,肯救我。  夜尊又变成了那副呆呆的馍样,不同的是,这回,他彻底封闭了自己。

     

奈何 三

   是日,夜尊在特调处帮忙整理卷宗。

特调处众人依旧没有打消疑心,表面工

作,实则监视,生怕夜尊再做出祸事。

夜尊只是机械的整理,突然,夜尊毫无

征兆的倒下了。

   众人面面相觑

   “他这是?”

   小郭不放心,上前去看,却被楚恕之

一手拉住,

   “蠢,他要是装的呢!”

   办公室里赵云澜听见外面一阵吵闹,

   “一个个不好好干活,等着扣工资

   呢”

   出门便见夜尊躺在地上,鲜血一点点

的从白袍中渗出来,赶忙冲了上去。

    “你们是死人吗,啊,好好一个

   人倒了,不知道看一下吗”

    “老赵,他可是夜尊,万一”

    “万一什么,他这些日子做的还不

   够吗”

    赵云澜一边骂,一边抱着夜尊冲向

门口。

    “都别愣着了,小郭!去给沈教授

   打电话。”赵云澜大吼。

    说完,一脚油门直奔医院而去。

 

   龙城大学

    “喂,你”

    “沈教授,夜尊出事了,赵处送他

    去龙城医院了”

    “好,我知道了,谢谢”

    放下电话,沈巍瞬移去了龙城医院

   龙城医院

    “云澜,夜尊他”

    “你来了”赵云澜瘫坐在椅子上。

    “在里面抢救呢。沈巍,他是你弟

    弟,他怎么样,你不清楚吗”

    “我”他和夜尊,两人都在家的时

  候,夜尊基本上都躲在自己的房间,

  他还生着气,自然也不会多管。他和

  夜尊都是鬼王,除了担心夜尊惹祸捣

  乱,他就更不会多想什么了。

    “谁是夜尊家属?”

    “我是,夜尊的哥哥”

    “请你签一下病危通知书”

   赵云澜一下跳起来,沈巍满脸震惊

    “我弟弟他”

    “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是伤口,旧

    伤不提,新伤化脓流血不止,以

    及极度营养不良,重度贫血。从里

    到外,就没有一处好地方。若不

    是还有一口气,都不能称之为人。

    唉。”医生摇了摇头,进了手术室

    â€œæ²ˆå·ï¼Œä½ å°±æ˜¯è¿™ä¹ˆå½“哥哥的!

    行了,我也不想听了。”

    沈巍垂头,他和弟弟是大不敬之地

双生的鬼王,他何曾想过弟弟会受伤,

会死。

    所幸,夜尊最终还是被救了回来。

    沈巍回家收拾物品时才发现,弟弟

东西少的可怜。他拿着小小的一个包

裹,和一罐他亲手熬的牛骨汤。说来,

这是他知道的唯一一样夜尊较喜欢的菜

了,仅仅只是因为夜尊同他吃的唯一一

顿饭,夜尊多喝了几口。

    沈巍回到医院时,夜尊已经醒了,

赵云澜坐在床边守着。

    沈巍放下东西,

   “弟弟,医生说你营养不良,我给

  你熬了牛骨汤,你喝一点”

    夜尊呆呆的看着,这是万年后他第

一次听到他的哥哥这么温柔的对他说

话,叫他弟弟,真好,可是回不去了。

    当我终于醒悟,决定对你放手,不

再相互折磨的那一刻起,哥哥,你就再

与我无关了。

    夜尊在医院住了三个月,他对沈

巍,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察而不觉。

    沈巍这时才终于体会到被忽视的痛

苦,他只能在夜晚,偷偷用黑能量修复

弟弟的身体。那些伤痕深可见骨,心脏

上的三道,道道贯穿心脏,皆为他的斩

魂刀所伤。

    “叫你不要乱跑,今天要是哥哥不

在,你不就被幽畜吃了!”

    “嘿嘿,哥哥才不会让面面被吃

呢。哥哥的大刀舞的这么威风,哥哥

定会用这大刀护着面面,永远永远,对

不对?”白胖白胖的团子赖在哥哥怀里

撒着娇。

     “对对对,哥哥会用这大刀护着面

面,永生永世”

     “面面”

     沈巍哽咽,他忘了,他怎么能忘了

啊,那是他放在心尖上疼着宠着的小团

子啊,他把他弄丢了,他以为他死了,

他,弃了他!是他的错,他的错!

     沈巍在床前守着,他想好了,他要

把弟弟接回家好好养着,从今以后,他

再也不同弟弟分开!

     沈巍醒来时,床上已没有了夜尊的

影子,留给他的是一封信。

     信上只有一句话:

   曾经,在我心里,除了哥哥以外的所

有人都是沙粒芥子,

   现在,在我心里,除了我以外的所有

人都无关紧要,

   哥哥,再见。

     信纸飘然而落,沈巍明白,大千

世界,他,再也找不回原来的弟弟了。

     

   

   

   


      

      

  

    

    

奈何 二

    沈巍带着夜尊回了家,他为夜尊安排好房间,准备好日常生活用品。之后,开始说明海星注意事宜。

  “夜尊,你既然来到了海星,异能就不可以使用。你要记住,这里没有人会包容你的无理取闹,所以不要乱发脾气,惹麻烦。我日常去龙城大学教书,会没有时间陪你,不过,我会送你去特调处,帮云澜的忙,你也趁此好好弥补自己犯的错。最后,不经我同意,不得擅自外出。”沈巍严肃的说完。

  “知道了,哥哥,我会听话的”夜尊低头。

  “嗯,我收拾好了一间客房,日后那里便是你的居所。家里除了书房,其他地方你随意。”

  “哥哥,为什么书房不行?”夜尊捏着手

  “书房里的东西很重要,我怕你弄坏了”沈巍皱眉

  “是,哥哥”夜尊小声

  “你先坐着吧,快到晚餐时间了,我去做饭”

   沈巍准备好晚餐,又去隔壁叫了赵云澜,不巧赵云澜有事。于是,变成了兄弟二人相聚以来的第一餐。

   夜尊在天柱内关了一万年,自是不会

用这些东西。他只能模仿沈巍,笨拙的拿起碗筷,吃力的夹菜。却还是会有夹不住的。

“你若是吃不习惯,可以不吃。这里可不是大不敬之地。”

   夜尊抬头便见沈巍冷冷的看着他,心中一片寒意。慢慢放下碗筷,“对不起,哥哥。我,回房间了”夜尊捂着嘴巴,奔回房,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不能哭,不能让哥哥再讨厌他了,可泪却流个不停。

   沈巍吃完,洗碗,就去书房备课。仿佛这个家中还是他一人。

   夜尊缩在墙角睡了一晚,梦里还是挥之不去的记忆。

   翌日,夜尊早早起了床,胡乱的洗漱后,就跟着哥哥去了特调处 。

   沈巍交代完一应事宜后,去龙城大学上课了。只留夜尊一人孤零零的待在角落。特调处的人对他多半没有好感,赵云澜虽然想对他好一点,却没有机会。

   一个人呆坐了半天后,特调处有了案子,全体出动。

    孤儿院的儿童无辜失踪,而找回来时,就只有一具具干巴巴的尸体。经过调查,是一个命不久矣的地星人,企图吸食幼儿血液,以延长生命。这个地星人的异能,可以在一分钟之内,吸干人的血液。找到他时,他满嘴血污,已经疯魔,见人就咬。

    那个人的矛头对准了还是凡人的赵云澜,猛扑过来。夜尊见状,挡在了赵云澜面前,生生被那人咬下一块肉。夜尊咬牙,他不想看见哥哥伤心,就只能让用自己替他心爱的人承受伤害。

    后来赶到的沈巍制服了那个人,扭送帝君殿。处理完后,扶着赵云澜回到特调处。

  “小巍,夜尊受伤了”

  “无事,他是鬼王,可自愈”

   跟在后面的夜尊闻言瞪大了双眼,他还能说什么呢,他的哥哥,一心只为昆仑,无论何时,他这个弟弟都不是他最重要的。眼神中的光终于黯淡。

   晚上,只有夜尊一个人待在他的小房间里。而沈巍去了隔壁照顾赵云澜。他自小体弱,又被封万年,大战时受的伤还没好全,就被封了异能,自愈?早就没了,能活到现在已是不易,何况又受了伤。夜尊扯了扯嘴角,果然还是厌恶呢。

   那天晚上,夜尊梦中都是以前,不断重复他是个废物,活该被抛弃。

   从那天以后,夜尊就变的像个木偶一样,沈巍说什么,他做什么。特调处出案子,夜尊就像是赵云澜的肉盾一样,替他档伤。

   赵云澜觉得夜尊很不对劲,而沈巍却想,弟弟这么乖,以后可以对他好一点。

   直到。

 

奈何

背景设定:大战后,赵云澜恢复昆仑身        份,众人无事,沈巍夜尊均活         
人物有ooc,文笔渣,如有不适,请自行退出。
   大战之后,一切恢复平静。
   人们平淡的生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夜尊和沈巍兄弟二人“冰释前嫌”“兄友弟恭”
特调处
“小巍啊,夜尊你打算怎么办”
   办公室外,夜尊无措的坐着,万年的天柱生活,除去蛊惑与控制,驯从与顺服,他并不知道该怎样正常的与人相处,尤其是他顶着或愤怒,或怜悯的目光,又在不安的等待哥哥对他最后的判决。夜尊卑微的祈求着,哥哥能把他留下来,尽管,希望渺茫。哪怕,他的祈求从未实现。
  “送他回他该去的地方”不带一丝温度。
    表面上,他和夜尊二人已经将误会解开。实际上,他仍心存芥蒂,他忘不了赵云澜满身鲜血,奄奄一息的样子!自己受伤没什么,他伤惯了。可赵云澜不一样!即使是昆仑转世,可他不过是个普通人。那是他的恩师,挚友。他曾费尽心血挽救,世世追随,以命相护之人!夜尊怎么可以伤害,他是他弟弟,怎么这么不懂事!看来那一万年他都不曾悔悟!既如此,那便再关几年,直到他改为止。
何况,夜尊的心思,难以揣测,一个随时会毁灭世界的魔头,留下来风险太大了。
   “小巍啊,你别忘了,是你先扔下的他。尚是孩童之龄,便失兄长之护。未及觉醒之时,已受万般责辱。成鬼王之时,饱经风雨沧桑。心愿达成之时,却是绝望开始。他犯下毁世大错,其根其源在你。而今,你不担教化之责,不维兄弟之情,任他自生自灭,可是为兄之所为!”
   “昆仑!”
   “是,我回来了”
沈巍眼含泪光,他等了万年的人啊,终于回来了。
   “你打算如何”昆仑/赵云澜开口 
   “依你之言,留下夜尊,担教化之责” 
     昆仑/赵云澜叹了口气,刚才的话,沈巍根本未放在心上。他恢复身份时,看到了夜尊的万年,那一刻,他理解了夜尊所有的疯狂。该说的他说了,日后沈巍得知真相,望他还如现在一般。
沈巍和赵云澜从办公室走出
     夜尊猛的站起,想问却不敢问,只好低着头,定在了那。
    “我和云澜商量了一下。你,和我一起住,我也好照顾你。”
    “真的!谢谢哥哥”夜尊一下抬头,双眼亮亮的看着沈巍。可,他的哥哥只是扫了他一眼,就转向了赵云澜,目光温柔。亮亮的眼暗了,复又亮起。哥哥一定是在气头上,毕竟他犯错了不是。只要他乖乖听话,哥哥一定会原谅他的。嗯,一定会的。
     按下苦涩,夜尊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

兄长

   ä½•åŽ»ä½•ä»Žï¼Œæ–°çš„开始

“呃,我在哪里”夜尊从剧烈的头痛中醒来,捂着头,看着周围一片陌生的环境,不知名的恐惧从心底升起,他想要瞬移离开这个地方,却发现他的黑能量变得极弱,他现在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绝望拢上心头,又要过那时的日子了么。不自觉的蜷缩起来,“即是如此,何必让我活着呢”

“你醒了。感觉好点了吗”一个声音出现,将夜尊从他的世界拉出

“你是谁!”夜尊一脸防备,来人见此,无奈一笑。“你好,我是罗浮生,我是从路上把你捡回来的人。看你的样子,应该是没事了。不过,躺了这么久,肚子应该饿了吧,我让人做了粥,喝一点吧。”

 â€œæ¡å›žæ¥ï¼Ÿâ€å¤œå°Šæ­¤æ—¶æ»¡è…¹ç–‘惑,自己明明已经用尽能量,却,却,这是又给了自己一次机会吗,不过没什么用就是了。“对,我当时遇到你的时候,你昏倒在路上。”没说的是,他遇到他时,他血泪不止,口中喃喃自语,像是已经被全世界遗弃,那场景,触目惊心。任他一个刀尖上舔血讨生活的人,也不由心疼。

   æ€ç»ªå›žè½¬ï¼Œå¤œå°Šéœ²å‡ºä¸€ä¸ªç¬‘容“罗浮生是吗?多谢你救了我。”“没事,来,先把粥喝了”夜尊接过粥,小口小口慢慢喝了起来。这种被人照顾的感觉,有多久没有感受到了呢。算了,还想那些事做什么呢。没有他,那二人该是和和美美吧。接下来,又是一个人过日子了。

 â€œè¿˜æ²¡æœ‰é—®è¿‡ä½ å«ä»€ä¹ˆåå­—,家住在哪里”

 â€œå®¶ï¼Œæˆ‘没有家”夜尊一字一字缓缓说出,从那时候起,他就该知道,家之一字,于他而言,与梦无异。

 â€œæˆ‘不是有意触及你的伤心事”

 â€œæ— äº‹ã€‚我姓夜名奕,叫夜奕”再说出名字的那一刻起,夜尊决定忘记过去,放弃妄想,重新开始。“多谢你的照顾,麻烦你了”夜奕放下碗。
“你要离开!”罗浮生猛然站起,“我不许!”
  “你,我想走就走,与你何干!”
  “与我何干?我罗浮生的地盘,我罗浮生救回来的人,你说呢,小面团子”罗浮生勾起嘴角。
  “你!坏人!”可怜夜尊存世万年,会说的骂人话也就这一句
  “坏人?哈哈,小面团,多谢夸奖”
真是个好玩的小团子,嗯,长得也好看。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想你给我暖床”罗浮生逗他,谁让这白团子好玩呢
  “坏人!!!休想”闻言,夜尊把自己抱的紧紧的,缩到墙角里
  “我,哈哈哈哈哈,你,哈哈哈哈哈”罗浮生笑的越来越大声,真是太有趣了
  “你干什么!”夜尊大喊,把自己缩得更小了, 整个一坨白团子被笑成了粉团子
  “浮生,笑什么呢”
  罗浮生闻声,急忙迎了出去,
  “勤耕爹爹,我捡回来一个团子,可好玩了”
  “又没大没小”顺着罗浮生手指的方向,罗勤耕看到了缩在墙角的粉面团子。
   嘭,“勤耕爹爹”罗浮生哀怨的看着罗勤耕
  “你怎么作弄人家了,嗯”
  “就开了个玩笑而已”
  “真的?”
  “真的”罗浮生痴痴的看着,别看他爹爹平日一席长衫,温文尔雅。那长衫下的风情,可勾人的紧呢
   罗勤耕疾步走向角落,拍拍角落里面团,“小朋友,别害怕,他怎么欺负你了”
   面团夜尊抬头,看的是一袭长衫,眼前人像极了他的哥哥,想想心里就又酸了几分,显得越发可怜
   罗勤耕惊讶,他长得可真像浮生和自己。
  “他要我给他暖床”糯糯的声音从夜尊闷着的头下传出,还夹杂着些许哭腔。
  “哦,是吗”罗勤耕笑了,罗浮生心中嘎嘣一声,坏了。
  “浮生啊,最近天气闷热,你就睡在外间吧,好好凉快凉快”
  “爹”百转千回
  “听浮生说是他把你捡回来的,你也别怪浮生,如今世道险恶,像你这般长得好看又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人孤身,还不知会遇到什么人。你且待在这里,有浮生和我在,断是无人敢欺负你。”
“啊,噢”面团夜尊闷闷的,手无缚鸡之力?哼!等本尊能力恢复了,就把你们都吞掉!
“怎么了”罗勤耕忍不住了,捏了捏夜尊鼓鼓的面颊,软乎乎滑嫩嫩的,手感真好,“真可爱,你叫什么名字?”
“唔”还没等夜尊说话
“爹,他叫夜奕,依我看啊,不如改叫罗面团好了,哈哈哈哈哈”
“你闭嘴!坏人”
“又说混话了”罗勤耕瞪了罗浮生一眼
“不生气了,夜奕是吗,那以后就叫你夜宝了”
“不要!”面团夜尊抗议
“夜宝要乖哦”罗勤耕笑,一只手摸着夜尊的脑袋,撸的不亦乐乎
“好吧”面团夜尊顶着一头乱毛垂头,谁让他现在是个寄人篱下的小可怜呢

 
 
   恭喜夜宝,喜得生哥生爹,鸡飞蛋打的日子,要开始了。
   


 

注:夜奕之名 å–自巍奕   ç§ä»¥ä¸ºï¼Œè¿™æ˜¯å¤œå°Šç•™ç»™è‡ªå·±å…³äºŽå“¥å“¥æœ€åŽçš„念想.

     äººç‰©æˆ–ooc,若有不尽人意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兄长

放过你,也放过我自己
“弟弟,我们回家”面前之人,向自己伸出手,口中说着的是自己已经期盼了万年的话语。
“哥哥”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却又缩回。“这一次,你又能陪我多久呢。”自嘲的笑着,“你的心中从来都容不下我,自万年前始,自你遇见昆仑的那一刻起,你就再不是只属于我一人的嵬,可笑,我还在期盼回到从前。”
“哥哥,你曾说昆仑是你唯一的光,你可知,你也是我唯一的光。你那么厌恶污秽黑暗,一朝摆脱,我怎忍心再将你带回。哥哥,去追寻你的光,去做你想做的事。这是为弟最后能送你的礼物。哥哥,祝你幸福。”
   在沈巍不可置信的目光下,用尽最后的能量,将他送出。
   嵬,我的心上人,不论万年前,还是万年后,我終是无法取代他。我于你,只是弟弟,他于你,确是全部。我奢求的,他唾手可得。万年追逐,万年疯魔,我也会累啊。哥哥,我成全你。我将彻底掩藏那些不堪,退回弟弟的位置。余下,以后,我只想做一个普通人,快快乐乐的生活。
   你我,两个世界,我放过你,也放过我自己。
   可,该是没有以后了吧。哥哥,再见,再也不见。
“弟弟!”那个人,离他越来越远,他最后看到的,只是一个充满绝望与自嘲的笑容,看的他心疼。是从什么时候起,他们二人变成了这样,他不知道!他突然意识到,万年前,万年后,他从不曾问过
弟弟一句过去,有的只是冷硬的劝告。以前那些记忆,早已模糊,模糊到他已经记不起弟弟的笑容。他不明白弟弟的恨从何而来,不曾问过一句苦,便是,连那白发,也不知因由!他,不是一个好哥哥,从来都不是!
“弟弟,你恨我,所以,不要我了,对不对。”沈巍低声说着,“哥哥错了,错了。”
“小巍?小巍!”赵云澜大喊,
“云澜,我不是一个好哥哥,我错了,可如今,我连补偿的机会都没有。追悔莫及却于事无补,这惩罚,真重啊”
“小巍啊,你看,这”
“云澜,不必安慰我,这是我自找的,呵”
  “算了,不过,千万别憋着啊,你可是我最好的哥们。就算不为我,不为你自己,你想,夜尊一定不会想看到你倒下的”
  “嗯,我知道,多谢”
   大战之后,地星海星恢复和平,一切都是过去的样子,仿佛进入了正轨。
   沈巍依旧是大学教授,只是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长,时不时会回大不敬之地一趟。特调处还是打打闹闹,处理特殊案件。四圣器存放于特调处实验室 ,由赵云澜负责保管。
  “赵处,赵处,圣器,圣器”
  “圣器怎么了!小郭,通知沈巍!”赵云澜冲向实验室,只见四圣器同时发出光芒,然而,只持续了一会儿便消失了,闻讯而来的沈巍见此情景,只有一个想法,弟弟,一定是弟弟回来了,弟弟,哥哥这次一定好好照顾你。

 
 

全职,欢脱 ooc

这天,周泽楷喝醉了。
喝醉的楷楷脸上红红的,呆毛一晃一晃的,可乖可乖了。
这样只持续了十分钟。
楷楷移动到叶修面前,
“小周啊”
“前辈,胖”楷楷捏了一下叶修的小肚子“唔,软,好”捏得不亦乐乎。
叶修的烟掉了,“呵”,冷漠
“喻,喻苏苏”楷楷傻笑,掏出一管护手霜,“你,不残”大大的Q版喻代言
“谢谢”喻文州微笑,mmp
  “王,杰,唔,杰西卡”楷楷的头晃了一下“我,诗,你”“那夜空中有你。月亮,你,左眼。星星,右眼。你的大小眼,己惊艳宇宙”
    王杰希觉得,周泽楷,话废限制了你,jjc吧
  “黄,烦”楷楷扭头“柯基,丑拒”
   黄少天不想说话,决斗吧,真人。
  “乐乐”楷楷变出两个头绳,在张佳乐的凝视下,为他梳了双马尾。还盘成了团子。“没裙子”楷楷撇嘴“不是小公举,伤心”
   老子跟你拼了,张佳乐揉拳。
   “韩,文清,小清清,戴”楷楷将凭空冒出的粉色蝴蝶结戴在韩文清头上“可爱,萌”
   韩文清脸黑如墨,众人傻眼,是谁给了你勇气,楷楷。“咔嚓”楷楷捧手机傻笑,张新杰死死拽住韩文清,“队长,冷静”。
    “张”楷楷的手摸上张新杰的胸。“奶呢”
    冷静。张新杰告诉自己。靠,冷静不了,我是男人。“新杰”韩文清按住他。
    “翔翔,二”楷楷拍了拍孙翔的头,“不气,乖”
孙翔羞恼的瞪。
    “橙子,美”楷楷吻了一下苏沐橙的手,“嫁”
     叶修的烟,断了
    “秀,女王”楷楷拉过李轩,“他,爱,你”“收”
    “我是清白的。”李轩欲哭无泪
    “江”
    “小周”江波涛石化的微笑,他仿佛看见了死神
     次日
    众大神惊现网游,围殴一枪穿云。哦,今天的张新杰异常的暴力呢。
    叶修远赴S市,疑似与周泽楷,洽谈人生。结果,谁知道呢。

   

全职,离世梗

叶修篇
      他是荣耀教科书,王朝的缔造者,当之无愧的荣耀之神。后辈们高山仰止,望其项背。既是噩梦,也是信仰。谁又能想到呢?一切,都那么猝不及防。
      还记得苏黎世的比赛,散人快打惊艳世界,他向世界证明了中国的电子竞技。他骄傲地宣告着他的荣耀,无可比拟。无法忘记,比赛桌上,键盘上,那刺目的血迹,坐椅上,瘫倒的人。他是那样的强大,耀眼夺目。怎么会?那么轻易地倒下呢?没有人愿意相信,可那白布下的人。内心的痛苦无以复加,国家队队员们,在最后的团队赛上,全力以赴。他们颤抖着举起冠军奖杯,再也无法控制眼中的泪水。叶修,你看到了吗?中国队,冠军。
      “阿秋,哥来了”远方,那个十八岁的白衣少年,微笑着向他伸出手。
        墓碑上,还是那张虚胖的脸,带着嘲讽的笑。
      “叶修哥,你也要走了吗?不过”苏沐澄抹了抹泪水,坚强地微笑,“沐澄长大了,可以照顾客好自己了,不要担心,你要和哥哥好好的,一定要啊”
       “前辈,我会肩负起你的荣耀,带着兴欣一路向前”乔一帆深鞠一躬,坚定地说。
       “老叶,你”魏琛拿着烟,手却在抖。
       “老叶,你走了,以后谁跟我比下限啊”方锐哽咽。
       “老大,你怎么就不要包子了呢?”包荣兴哭地像个孩子。
       “前辈,我会努力,您,走好”罗辑
       “前辈,我会练好牧师的。”安文逸
       “死老叶,你是叶修啊,你怎么能”陈果泪流满面。
       “我还没有打败你,你怎么可以”唐柔死死咬着唇,泪却止不住。
       “前辈,我定不负您的期望教导”邱非
       “前辈,你走了,荣耀都变得无趣了呢?叶修,没有你的荣耀,我该高兴的,可我一点也不开心。”喻文州笑着,却比哭还难看。
       “老叶,你怎么就走了呢”黄少天难得话少
       “你这么喜欢荣耀,在那里也不会变吧。到时,又要被你虐了”王杰希的大小眼直视照片,哭着调笑。
        “叶修,哼”韩文清眼眶通红。
        “前辈,这不在我的战术规划中。”张新杰
        “叶修,你走了,没人嘲讽了。”张佳乐
        “前辈,走,难过,不想”周泽楷低下脑袋
        “小周说,你走了,他很难过,他不想你走。我也是,前辈,你怎么舍得”江波涛
        “我会把这一切当作荣耀,而不是炫耀。我会好好珍惜一叶之秋”孙翔
        “前辈,走好”肖时钦
     叶修的荣耀就此落暮,然而,他心中的荣耀永不停止。荣耀,全职,不灭。